伍仃

路边小灯

小亚变成透明青蛙

一个梦的记录。

梦里我还在高中,班级里有个女生叫小亚。小亚是个沉默的人,没有什么朋友,我们偶尔说过几句话,后来她突兀地不再出现,好像动画片转场里消失的背景路人。我偶然想起去打听,发现她意外去世了。

班里的人都当她转学了,因为她本身就是透明人体质,所以没有激起什么波澜。小亚皮肤惨白,身材枯瘦,长得不好看也不难看,为什么没有过人追求她呢?我时常这么想,但是想到可能有人会喜欢她我又觉得嫉妒。我自认各方面都比小亚更好,可事实上我的身体正在做矫正,显得厚重又丑陋。我每天穿着宽松的大衣服,面色阴沉。没有人正在追求我,所以理应也不该有任何人追求小亚。

在一次班级项目分组里,我故意大声说我最讨厌集体活动,因此没有人来找我。也没有人找小亚。这是我们第一次被遗落在同一个角落。

没有人在意小亚死了,我感到愤怒,更感到窃喜。我在朋友圈、空间、微博都写了长文,夸大甚至捏造了我和小亚的关系。我说我是她生前唯一的朋友,我们彼此拯救对方于孤独的深渊;我说自己听到了噩耗哭了一整晚,无法接受她的离去;我痛斥大家无视了她,无视了她的一切。小亚,我说,我没有朋友了,我只有小亚。

大家都被我的文字触动,开始组织小亚的纪念活动。我被同情和自责推到了人群的中心,他们向我道歉,向我表达悲痛,和我说我很善良,并希望成为我的新朋友。第一次,有人邀请我周末一起出去玩。我歪七扭八地在嘴上涂了口红,又怕太显眼擦掉了大半。

我们一起去了游乐园,唱了K。我什么都不会唱,听他们合唱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对嘴。后来累了,去了一家甜品店。一个很受欢迎的女孩点了一杯奶茶,装在玻璃瓶里。大家都松懈下来,结完了帐,才发现我还没有点任何东西。

很少有人能承认自己不被期待。但在此刻,我对自己承认了。

在他们的欢笑和我无法自洽的沉默中,我看到那个女孩的奶茶里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开始我以为是芋圆、海底椰或是其他什么,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只透明的青蛙。它攀附在玻璃壁上,缓慢地滑动手脚。

小亚。

我说。我叫了起来。那是小亚。小亚变成了透明青蛙。

他们吓了一跳,尖叫道好恶心,奶茶里有青蛙吗?我语无伦次地说,不恶心,那是小亚,你们快把她救出来。

于是,所有的小勺子和吸管都插进了那杯奶茶,开始翻找那只透明青蛙,那架势好像要万箭穿心,又好像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玛莲娜周边点起的打火机。这是小亚从存在以来最受关注的一刻。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我求饶道,是我看错了,你把它喝掉吧。那个女生看了我一眼,有点勉强地笑了,然后又点了一杯。

透明人小亚变成了透明青蛙。我想。在和没有人顺路独自回家的地铁上,我又看到了它。它很脆弱地趴在我身边的座位上,恶心得好像一摊鼻涕。忽然有个人走了过来,我没有提醒,他便坐下来把它坐碎了。

地铁上的站点提示变成乱码,抽象的概念,最后是大字,好寂寞,好寂寞。

于是,小亚又无声地死了一次。或是小亚从未存在过。

我回到了床上。棉被裹起了我,是一颗痛苦的卵。我不知道会迎接死亡还是孵化。我不想成为蝌蚪,我想成为直接被碾碎的透明青蛙。

【双关|年下】战胜时间的歌

“仿生人会爱上记忆中的自己吗?“

Blade Runner AU

仿生人关宏宇X人类关宏峰

你会折独角兽吗? 


想想还是用这个号先补档了。这一篇很早就被锁了。这是我个人最最喜欢的一篇。大家在上个号给我留下的长评论我还存着,非常感激。希望大家能喜欢。

【双关|年下】代金券

“给你的代金券的期限是——”

依旧是非常短小的弟哥小甜饼。


“哥,我觉得我们应该有点仪式感。”关宏宇嘶溜一声吸进了一条长长的鸡蛋面,然后对着坐在对面的兄长挥舞了几下筷子。关宏峰微蹙着眉,用眼神示意他把筷子放下。

“生日诶,每年就一天,我们不该过得更隆重一点吗?”

“每一天都只有一天。”关宏峰说。“希望你能珍惜你的时间。”

“你这个人能不能稍微有点情趣,我觉得你披上床单原地打坐,别人就要排队给你上香。”他没把关宏峰逗乐,自己倒是笑了出来。“要不我们定个生日蛋糕?”

关宏峰把自己碗里的卤蛋完完整整地夹到关宏宇碗里,言简意赅道:“定你自己的就好。”

“得了,”关宏宇一筷子戳进去,把卤蛋举起来咬了一大口:“封口费就这?”

“封口费不是这个意思。”关宏峰看他,眼神中多少带了点看弱智的怜悯:“而且你也没有如期闭嘴。”

关宏宇哗啦啦地吃完了面,又咕噜噜灌下半碗汤。他靠在椅子上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有点不情愿地站起身去收拾桌上的碗碟。关宏峰安静地捞起最后几根碎面,只听厨房里闷闷地传来弟弟的声音:“哥,你还记得以前不?妈生日的时候我们没钱买礼物,就给她写代金券。”

“你写的考满分券从来没有兑现过,”关宏峰嘴角上扬:“结果全让妈塞给我了。”

“那我不是多替你做了五次家务吗?!”关宏宇拔高声音。他转出厨房,点了点桌子上的碗:“你吃完没?”

关宏峰擦了擦嘴。关宏宇把碗接过,语气和神情里都是掩不住的得意洋洋:“哥,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反正我们都没给对方准备礼物是不是?我们不如就返璞归真——诶你听我说啊。”

他上前摁住兄长的肩,垂下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我们互相写代金券吧,各三张,你给我提什么要求都行。”


关宏峰写好了第一张,在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那是队里发的一大盒的空白名片,他却迟迟没有印自己的。他抬头望了望对面,关宏宇还什么都没写,正咬着笔盖看着窗外发呆。关宏峰想了想,把卡片收到大衣口袋里,然后挪出一张新的在上边工工整整地写道:“关宏宇要遵纪守法好好工作券”。

“我写好一张了。”他把卡片飞过去,砸到弟弟的鼻梁上。关宏宇装模作样地捂住鼻子哀嚎一声,弯下腰去捡,只一眼便苦了脸:“遵纪守法,好好工作,你怎么不写个二十四字给我?你是我哥还是警察啊?——哦你都是,那没事了。”

“第二张我也写好了。”关宏峰的语气较平日有些上扬。他用食指中指夹着冲弟弟挥了挥:“你自己说的,提什么要求都行。”

“行,拿来。”关宏宇冲他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然后身体向前倾去:“关宏宇要少抽烟喝酒券……我怎么感觉我在自寻苦恼?”他摸了摸后脑勺,有点沮丧地坐回对面。“关宏峰,你不是要逼我和你一起出家吧?”

“你做不做得到?”关宏峰说着,把笔帽盖好将笔插回筒内。“做不到就当没提过,反正我从来不觉得生日有什么特别的,不需要送什么礼物。”

“我以为你会整点什么按摩券家务券……”关宏宇有些委屈巴巴地缩起肩膀:“谁知道你这么狠。”

关宏峰沉默片刻,探出手臂欲拿回自己的卡:“算了。”

“诶哥哥哥,”关宏宇朝后躲去,椅子被他的动作推得前两条腿悬空:“我尽力。”
“真的吗。”

“真的,”他哼哼唧唧地点点头,忽然又笑了起来:“那我也不客气了。”


关宏峰以为关宏宇的第一张代金券大概是“关宏峰不许教训我券”,因此收到时确实愣了好几秒。

“关宏峰晚上不在家时…….要打电话给我券。”关宏峰把卡片放下,表情倒是纹丝不动。关宏宇半带着好奇在他眼皮下挥手,他才冷静地说道:“没必要。我未必能想到。”

猝不及防听到这句,关宏宇简直气得笑了出来。他把卡片朝兄长的衣领里塞:“关队,这个态度可不行。”

关宏峰皱起眉拉住他作乱的手:“实话实说而已。而且你也未必每次都有空。”

“……”关宏宇深吸一口气,说:“我遵纪守法好好工作。”

“行,”关宏峰拿过卡片,点了点弟弟的手腕:“我也尽力。”

“靠,这你也要谈判。”关宏宇后知后觉地收回手,开始写第二张。

“关宏峰好好吃饭睡觉券。”他一边写一边拖长声音逐字逐句的念出来,然后甩手飞给兄长。“这个不难吧?”

“比上一条还难,”关宏峰面无表情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刑警是干什么的,我们的作息安排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案件说了算。”

“行啊,”关宏宇仰起头,扭了扭脖子,“反正我也戒不了烟酒。”

“你别现学现卖,”

“怎么,我青出于蓝了吗?”

“完全没有,”关宏峰说,“但我也可以试试。”

关宏宇挑起眉:“那就都还剩下最后一张了。”


他写了很多张,都是没出三个字就疯狂涂黑,然后被扫到桌子的边缘。关宏峰坐在他对面,神色淡淡,手一直垂在身体两侧。关宏宇不免有些焦头烂额起来。“哥,”他小心翼翼地叫唤:“你不写啊。”

“我还没想好。”关宏峰说。

“……”关宏宇用左手掌遮住卡片,一字一顿地写下了些什么。明明是十一月的末尾,汗珠却从他的额角滑落,仿佛神随机洒落的嘲笑。他看了半天,关宏峰就坐在对面沉默地等。

“哥,”他再开口,声音有些怯怯的,“第三张,我给不出来。”

关宏峰颔首,好像正在参加什么表彰大会:“没关系,我也没想好,如果有以后,就以后再说。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他走到玄关处拿下自己的围巾挂上脖子,然后说:“生日快乐,宏宇。”


关宏峰走在十一月的寒风里。他的手藏在大衣口袋中,紧紧攥着之前写好的第一张卡片。他想到手心的汗液也许会把这张“代金券”的字晕开,于是在马路上匆匆拿出来看,上面写着很短的一行字:“关宏宇要爱我券。”

奔流的车辆尖锐地骤停,司机探出头咒骂。关宏峰把卡片撕碎,丢进垃圾桶里。

关宏宇此刻还没回自己的公寓。他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他躺在兄长的床上,翻身把纸片塞进床缝里,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难过还是快乐。

关宏峰要被我爱券——轻飘飘的几个字被藏在黑暗里,如同被瘦弱的人看过的春天。


END


【茂灵】定点

师徒摸摸文学补档。


可复制以下的码,搜索Base 64解码打开文章网址。评论区也有。

aHR0cHM6Ly9zaGltby5pbS9kb2NzL1RIOFFxVGd4OENnVkt0dlAvIA==

禁闭

花还如期盛开


不等我看就溜进土里


明年再抓它

智齿

银亮的 银亮的金属

宽衣解带

艳红的 艳红的牙肉

生拉硬拽

黯淡的 黯淡的智齿

未发育的诗篇

被抛弃的钻石

卧在眼底

还没见过卷着狂云的旋风就死去

像碎掉的老星

苟活的下场只有宇宙垃圾



清水火锅

凡土清洁官

是片滚烫烫的口号

举杯共饮者

是团空荡荡的憎恶

我是正的奴隶 法的新娘

终日禁守炉火 熬清水锅

骨被剔除 

肉被蚕尽

血被蒸发

原来锅里剩下了不是水

是不知何物的眼泪


白油漆墙



 Khakiii_ 2016-04-13 11:38:19

街⻆新漆了一堵白墙。

明明是春季,覆盖住天空的都是那种暧昧又昏昏沉沉的嫩绿色。刚抽出来的小树叶都没有具体的形状,像是化在空气里的雾。然而街上盖满的是一层又一层枯朽的腐烂的没有气息的苟延残喘了一整个冬天的落叶。

他们踏过落叶,穿着高跟鞋运动鞋和尖头皮鞋,踢踢跶跶地碾碎了下面艰难蠕 动的蜗牛大大小小的壳,将它们和蚯蚓一起压成一滩水或是薄薄的肉片。等到环卫工人用洗得褪色的毛巾遮住脸然后看起来一丝不乱地扫去那些枯叶时,现出沥⻘路面上 一小块一小块被踩在浸湿的地面里的白色肉块和棕黑的⻓条——这些本来就被视为丑陋的生命。

也有人打从一开始就十分注意脚下,比如我。趟过雨后的泥潭对我而言仿佛一场惊心动魄的灾难。我时刻能意识到精心打扮后上街的人们在不自觉中实施了怎样一场大快朵颐的屠杀,因此也目睹了尖头高跟鞋如何准确无误地将一只蜗牛如小型核弹 般引爆。然而我恐惧的并不是杀戮,而是这些生物柔软的湿润的粘稠的躯体本身。

但我的恐惧能够在抵达那堵白墙时化解。没有了熙熙攘攘的草木遮住我的视 野,我便发现那天空依旧是冬天那种扭捏作态的冷灰色。于是我便又一次回到了冬 天,穿着黑色的毛衣和黑色的裤子,扎着黑色的头发,迟钝地眨着黑色的眼睛。

 然后是永无止境的冬天。来来往往的人用大衣和羽绒服隔离出一个个小小的世 界。白色的墙散发着冷淡又腥臭的油漆味,一下有一下无地刺激着我鼻腔里滞怔的黏膜。那是新的,死去的,没有思想的气息。这种白与那静心存放起的卷筒纸的白,肉 砧板上粘着灰尘的猪油的白,垂死的少女瞪出的眼球的白,并无区别。

我们互相不理解,却不得不互相依赖着生存。没有人愿意敞开心扉地坦白出内心底最肮脏的想法,因为我们靠着表象来假设自己能够在死之前苟延残喘。

其实并没有。

我们的隐藏不是受难,而是一种正确又自私的防护。为什么人非要互相理解才 能活下去?在人多的世界里我们更容易惶惶不安如丧家之犬,只有在独行时才能回归 平静与安宁。

哦,当我好奇地恶劣地不怀好意地用手在这个白油漆墙上拍上一个手印,然后 转身离开——带着假装后面有人叫嚷着追捕我的仓皇和兴奋。

也许我跑得太快了,我感到自己踩扁了什么脆而硬的东⻄,小的,圆的,在我 脚底爆开。我惊慌失措地低头看,才发现那曾经是一个被晒得灰白的蜗牛的壳。 然而我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到那滩会让我几乎尖叫的白色肉浆。

蜗牛被晒干成了黑色的一小团,蜷曲萎缩在被我碾碎的一块壳的底下,仿佛一个流着脓水的恶化的肉瘤。我这才意识到,距离我上次迎接的春雨,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