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仃

瞎写

紫色的犀牛是我,它头顶那只血红的鸟是我,绿眼睛的金钱豹是我,那片花海是我,被沉默地拉进地底的也是我。我分裂又聚拢,自我沉溺又自我毁灭。我自问自答,时刻困倦又时刻清醒。我的轨道是圆形,能够与自己极致对立,可越走远就越接近原点。再宏大的梦境也只是一个人的狂欢而已。渺小的不是人类,渺小的只是我。

标本

有时候
我想变成标本
把五脏六腑和情绪一起
钉在板上
然后我轻轻地
剥落下来

老好人

如果他要开枪自尽
他还会用一只手兜住自己的脑浆

有时候我痛苦到
像要断成两截
一截是牵线的风筝 手舞足蹈
一截是挤压的车轮 嚎啕大哭
我追寻到那出走的快意
回头看只是七点的夕阳
我是攀上霉斑的木偶
被湍行的悲伤裹挟
在河神怀里共眠
河神赐予我一个温柔梦境
梦里的我
生来便是两截

对世界提问:你的意义是什么?
然后自己得出答案:它想要尝试存在。

大约是在2002年的冬天,上海下了我记忆里的第一场雪。一大早,我就穿着棉毛衫和棉毛裤冲到阳台,用家里红色的水桶去接雪。雪落到桶里就化了,变成一汪红艳艳的水。这时候爸爸从国外出差回来,推开了家里的大门。我跑过去抱他,他从包里拿出在国外买的玩具给我,我却只想要他发梢上零星的雪花。

孔雀蓝

在床上等待入睡的时候
慢慢变成被挤在水底的
一块颜料
我是比孔雀蓝更深的颜色
在梦里也只有
越来越浓的夜空
把浑浊的污水倒掉
我四处流淌
在杯底还留有
原来的形状


白瓷砖 白药罐 白色的幻觉
蓝电光 蓝书封 蓝色清醒梦



变相的“今天的月色很美”。
只要待在一起就好了。


天上的星光
把我
满是破洞的灵魂
弹奏出
春风的声音
快乐
被黑夜催熟
在体内疯长
又从孔里
淌了出来